新文學•第一輯 2017熱銷文學小說(簡體書)



新文學•第一輯



新文學•第一輯 評價

網友滿意度:



跑遍各大書店 卻幾乎沒看到要的文學小說

偏偏簡體版的又特別難找 一問好友之下

才知道他都去博客來直接買

上了博客來才好不容易找到這本

新文學•第一輯

真是太好了~而且會員的話還能集點

省了好多麻煩 又不會花費很多

在中午前訂 隔天還會馬上到

真有效率~

有同樣煩惱找不到簡體書的大大們

博客來是個不錯的購書平台





博客來e-coupon傳送門



新文學•第一輯



本週熱銷商品:





國學常識全知道(全民閱讀提升版)



柏克萊網路書局



章太炎國學講義(精編插圖本)







商品訊息功能:

商品訊息描述:

站在新世紀的這邊,回首對岸,一切雖相去未遠,竟顯得有些朦朧模糊和虛無——這黽當然說的是“文學”,更具體地說是“文學研究”。

就連已經習慣了自我鑒定、老練于自我表彰的今人,在檢點剛剛過去的世紀的文學研究時,也不能不感到些許汗顏,可數的“家珍”確乎有限,儲寶囊未免有點羞澀,多乎哉小多也!但紙做的和字面的“成果”卻是堆積得越來越如山。

說起來近乎“危言”:我們甚至對”文學”尤其是中國的“文學”是什麼,都沒能審視清楚,梳理明白,把握準確。在大多數場合,人們談論的其實不足文學,不是中國的文學,甚至不是自己內心真實理解的文學,而是人雲亦雲,將錯就錯,生米已然熟飯,日子久了渾然不覺。

幾乎與此同時,我們對中國文學的本質、原則、精神、權力或陣地,也在節節放棄。當舶來的貨色堆積市面圍者蜂擁人頭攢動時,有誰願意關注中國文學的“本義”?當電閃雷鳴風暴驟至雨雹交加草木摧折時,有誰能夠堅守中國文學的“使命”?當盛宴一字兒排開絲竹盈耳佳人滿抱“日理萬機”時,誰還有暇去深思中國文學的“實質”,探求中國文學的“精神”?于是在文學里看不到“天”,看不到“道”,看不到“憂患”與“發憤”,看不到“寂寞”與“清高”,直至看不到“自己”。

直到如今,文學研究甚至還沒有自己的“科學”和“學科”——這里當然不是指官方的“目錄”和“數據”。連一些早已“江湖”上如雷貫耳的成名“專家”,一旦涉及自己研究的學科定義、界限、內涵、目的、理論、方法、評價、標準等一系列“基本功”時,往往語焉而不詳,王顧左右;言及本學科之所以成為“學科”的條件和要素.更是未及留心,姑待後人。至于大眾,無論是口耳之間,還是廣播電視,還是報紙網絡,很少有關于這一學科的清楚意識、明確分類和專門主題。一門差不多已有近百年“現代”研究的學問,竟到了這一步田地!不是沒有,也不是不可能,只是須要自覺艱苦的創造和建立。

甚至連長期“約定俗成”的“規矩”都不講了:從只言片段的抄襲剽竊,到整篇整本的制似作偽;從名報名刊的“無奈”補償,到名家名流的“痛苦”笑納;從“學術批評”的嬉笑怒罵,到“科學研究”的圈地佔山;還有那摩肩接踵的“跑點”、“跑職”、“跑項目”……相比之下,對一般常識性錯誤和失實的“拒不承認”,例成為不必“認真”的事情了。

熱熱鬧鬧渾然不覺之中就“跨”過了世紀,像老婆婆搬家,大包小包又都帶了過來,加上一路的撿拾,抖落開來,也可謂五色雜陳,光怪陸離,令人大殲眼界,有些早已家喻戶曉、耳熟能詳了。說起來有時渾作笑談,想下去簡直可比“SARS”。

然而情形並不完全都是這樣。“舊”世紀畢竟是在走向“新”世紀,新世紀畢竟是年輕的世紀,畢竟年輕的人搬家更為普遍和經常:該帶過來的一般也不會落下,加上新的置辦,便成為新生活建立的“家底”,新的希望和夢想的溫床。

《新文學》或許就是我們帶過來呈給新世紀新生活新希望新夢想的獻禮。

為了籌備這份獻禮,早在上世紀末人們忙于“眺望”或苦于“無望”之際,我們就在上下求索,反復商量了,並且與一向在人文事業上懷抱甚高、投入甚力的大象出版社不謀而合。“合謀”的結果,大象出版社決定為新世紀奉上一份“大禮”:同時編輯出版《新文學》、《新哲學》和《新史學》。《新文學》也因此有了自己的姊妹和同道,並且可以平靜于自己的“微薄”。

與姊妹和同道站在一起時,“文學”的本義才更加彰顯:她與“哲學”、“史學”一樣,原本是一門學問。只是由于長期地被幾乎無限地隨處使用,才逐漸模糊和轉移了她本來的面貌與涵義。也就是說,《新文學》只是一個學術性出版物,這里只有學術文章,而沒有小說、詩歌、散文、戲劇之類人們通常所說的“文學”作品。此外,還需要說明的是,《新文學》在關注傳統的古代文學傳承的同時,還將關注20世紀以及新世紀的文學現象、文學團體和文學理論等。

在漢語里,“新”有兩個重要義項:一是“吐故納新”之“新”,張開懷抱,吸納新鮮,吐棄廢舊,就像呼吸——這是生命存在的必要形式;二是“推陳出新”之“新”,即在原有的基礎上,進行維新,實現更新——這是生命發展的必要形式。我們的文學研究,要保持和增強自身的學術生命力,舍此似無他途。

“新”並不僅僅是時間順序上的晚出,也不僅僅足空間意義上的初現。這些只是形式,而在實質上,“新”是合理和更加合理。從學術上說,就是科學和更加科學。在這個意義上,“新”是超越時間和空間的。不論是古代的還是現代的,只要合理;不論是中國的還是外國的,只要科學,均在“新”之列,皆可取而“新”之。

至于究竟怎樣才是合理,如何能夠科學,不是編輯出版者所能包攬的問題,需要由學者、作者以及讀者的共同努力,學術的不斷進展來給出和完善答案。但這並不妨礙我們從自身從眼前從具體事情上一點點地做起。我們將努力呈現的是:一種謙虛嚴謹的學術態度,一種堅忍扎實的治學精神,一種無征不信的研究方法,一種精益求精的為學作風,一種活潑自由的學者心靈,一種平和服善的交流姿態……從而,不僅可以了解到問題的解決,科學的進展,還可以感受到學者的真誠,領悟到學術的神聖和安詳。這些看上去仿佛老生常談,但“常談”未必沒有新意。

古雲:白頭如新,傾蓋如舊。“新”與“舊”不在形式,不必對立,相互涵容,以時轉換。交友如此,處事如此,治學亦如此,人間事物何不如此?

以友以仁,共之勉之,常在常新。

商品訊息簡述:

  • 作者: 陳飛 張甯 主編
  • 出版社:大象出版社
  • 出版日期:2003/10/01
  • 語言:簡體中文


新文學•第一輯

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如雪的完美分享

陳詩祥殼匪侖視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